位置:网站首页 > 调查研究
运用监督执纪“四种形态” 精准惩治司法领域腐败
来源: 发布时间:2020-09-18 阅读:0

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的《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》明确,党内监督必须把纪律挺在前面,运用监督执纪“四种形态”,经常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、约谈函询,让“红红脸、出出汗”成为常态;党纪轻处分、组织调整成为违纪处理的大多数;党纪重处分、重大职务调整的成为少数;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立案审查的成为极少数。“四种形态”是对党的十八大以来党风廉政建设实践经验的科学总结,是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的具体体现,反映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管党治党规律的深刻把握。人民法院作为党领导下的审判机关,权力大、诱惑多、风险高。近年来,全省法院违纪违法案件频发,充分说明法院反腐倡廉形势的严峻。面对司法领域正风反腐肃贪新形势,运用监督执纪“四种形态”无论是在方式方法上,还是实现路径上,都需要进一步探索完善。

一、 当前全省法院违纪违法案件特点及成因

2018年,全省法院立案各类违纪违法案件118件135人,9名干警被追究刑事责任(其中2018年立案的4人,旧存立案的5人);结案108件122人(含往年立案、2018年结案的7件7人)。

 

(2017、2018年全省法院违纪违法案件查处情况)

 

(2018年全省法院违纪违法案件地区分布情况)

(一)2018年全省法院违纪违法案件的特点

1.违纪违法案件查处数大幅上升。2018年立案件数和人数分别比2017年上升81.54%和70.89%。立案数和查处人数均首次突破两位数。已结案的123人中,党纪政纪轻处分78人,占63.41%,重处分36人,占29.27%;追究刑事责任9人,占7.32%。

2.违纪违法人员集中在“关键少数”、“热点岗位”。从职务看,查处院领导14人,部门负责人47人,共计61人,占45.19%。从岗位看,查处审判人员42人,占31.11%。从条线看,除14名院领导外,查处的121人中,民事条线34人,占25.19%;执行条线18人,占13.33%;法警17人,占12.59%。

3.违反廉洁纪律问题易发多发。查处违反廉洁纪律53人,占39.23%,主要表现为违规接受当事人或代理人吃请、旅游、财务,兼职取酬、违规从事营利性活动等。如徐州中院民一庭原庭长董涛收受当事人贿送财物折合57.6万元,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,移送追究刑事责任。徐州贾汪区法院工业园区法庭原庭长吴长江收受当事人贿赂、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,被检察机关依法提起公诉。

4.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屡禁不止。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20人,占被查处人数的14.81%。主要包括办公用房超标、公车私用、公款报销私人费用、公款旅游等。如南京中院行装处处长于水深等8名正处职干部长期存在办公用房超标或在整改工作中弄虚作假,被中央巡视组检查发现。宿迁市宿豫区法院原副院长张清华、盐城市亭湖区法院原副院长吴荣生等违规接受宴请,造成人员死亡,产生恶劣社会影响,极大地损害了人民法院形象。

5.违纪违法行为发生在十八大以后的占绝大多数。135名违纪人员中,违纪违法行为发生在或者延续到十八大以后的达127人,占94.07%。

(二)全省法院违法违纪案件形成的原因

1.主体责任落实不力。有的法院领导干部不认真履行管党治党责任,片面强调业务建设,对党风廉政建设没有真抓真管、敢抓敢严,存在“压力层层递减”等问题,执行纪律制度不严格,对干警的思想引导、教育警示力度不够,监督管理不到位,有的甚至对发现的违纪苗头不闻不问、放任自流,导致有的干警不知敬畏,胆大妄为,毫无底线。

2.党建工作重形式轻效果。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,要以提升组织力为重点,突出政治功能,推动基层党组织全面进步、全面过硬。一些法院对有关要求置若罔闻,基层党建“盆景多风景少”,党内政治生活不严肃,组织生活制度不落实,基层党组织组织力薄弱,有的干警只记得自己的职务身份,忽略了自己的政治身份,甚至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。

3.审判执行监督管理存在漏洞。随着司法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,司法权分散行使的特点更加突出。由于对审判权、执行权运行规律的研究和把我不深不透,符合审判权于执行权特点的监督制约机制还不够科学完全,导致放权于监督脱节,司法廉洁风险加大。有的法官错误地认为司法责任制就是法官说了算,只要求放权而排斥监督制约;一些院庭长不能正确把握加强监督管理和干预过问案件的界限,出现了不敢管、不会管、不愿管等新情况新问题。不受监督的权力必然会出现腐败,从而使一些法官和干警经不起考验,挡不住诱惑。

二、司法系统运用监督执纪“四种形态”实践过程中的短板和不足

1.“两个责任”落实不到位。一是党组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。有的法院党组履行主体责任意识不强,领导干部政治站位不高,抓队伍建设不到位,极少数在遵纪守法方面不能以身作则,率先垂范,甚至发生违纪违法事件。二是监督责任落实不到位。在司法体制、监察体制改革过程中,一些法院认识出现偏差,监察工作没有得到加强,反而演变为监督泛化或没人监督,纪检监察部门形同虚设,对“四种形态”想用不会用、用时用不好。

2.思想认识不足。一是有的法院党组不能充分认识抓早抓小、防微杜渐的重要性,认为运用“四种形态”只是纪委的事,有的认为后三种形态都归纪委管,党组只须运用第一种形态。二是有的法院党组对如何结合本单位实际,把运用“四种形态”与审判执行工作深度融合考虑不足,把握不到位。

3.第一种形态运用效果不理想。一是谈话函询运用不足、不规范,有的法院存在不想用、不愿用现象,有的运用不规范,谈话缺乏严肃性,对被谈话人警醒和触动不够。二是有的法院对运用第一种形态后的整改落实实效跟踪回访不到位,往往“一谈了之”,不能定期统计分析推动责任落实。

4.形态转化极少。一是不愿转化。有的法院党组碍于情面,对“自己人”违纪违法的查处“失之于宽,失之于软”,不愿向后一种形态转换。二是不敢转化。有的法院担心纪法贯通、法法衔接不到位“留后遗症”,对形态转化不按程序办、不敢落到纸面上,习惯运用自由裁量权进行内部把握。三是不理解转化。有的法院对“四种形态”宣传不深入,部分干警理解有偏差、有杂音。

5.对受处理干部的教育管理存在盲区。一是对受处理干警的教育管理和重新启用还存在一定盲区,一些法院党组不敢使用受过处分的干部,“改了就是好同志”的氛围不浓。二是有的法院与纪检监察机关沟通不足,比如有的法院已对违纪人员进行诫勉,但纪检监察机关却不知情,存在重复处理的风险。

三、深化运用监督执纪“四种形态”精准惩治司法领域腐败的路径研究

按照“教育、诫勉、查处、问责”的路径,科学运用监督执纪“四种形态”,明确每一种形态在法院的问题情形、处理方式、考量因素和方法理念,建立健全以规范审判权运行为目的,权责明晰、监督有序、制约有效的监督执纪“四种形态”运行机制,以严明的纪律推进法院全面从严治党、从严治院,不断加强法院队伍管理,取得显著成效。

(一)牵牢“牛鼻子”,着力压实责任

牵牢“牛鼻子”。牢牢牵住“两个责任”这一“牛鼻子”,紧紧围绕严肃法院党内政治生活、加强干警日常教育监督管理、开展纪律审查等监督执纪“四种形态”重点工作任务,定期分析研判,列出问题台账、责任清单、整改任务,责任具体到部门,牵动“两个责任”公开承诺、定期报告、调研督导、谈心谈话、述职评议等制度贯彻落实,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压力级级传导,责任级级扛起,任务项项落实。

握紧“牛鞭子”。加大监督检查力度,综合运用审务督察、司法巡查、年终考核等监督检查和考核评价机制,对管党治党主体责任缺失、监督责任缺位的,综合运用批评教育、诫勉谈话、通报批评、组织处理、纪律处分等方式,追究主体责任、监督责任,追究领导责任、党组织责任,公开曝光典型问要,以常态化问责机制势倒逼监督执纪“四种形态”和全面从严治党各项任务的落实。

种好“责任田”。法院党组要把强化监督执纪“四种形态”推动全面从严治党放在全局和战略的高度,与审判执行工作统一研究、统一安排、统一落实、统一推进。法院纪检监察机关要严格履行监督职能,对发现、收集的问题,谈话函询或者“面对面”初步核实,及时纠正违纪行为。各级法院要定期分析研判,根据问题性质和严重程度,将研判结果划进行分类,并做好形态间转化工作。

(二)科学施治,严格分类实施

1.上好“第一种形态”基础课。结合法院审判工作实际,梳理排查出“第一种形态”问题清单。例如,意识形态领域出现问题,抵制西方“宪政民主”、“三权分立”、“司法独立”等错误思潮影响不坚决;与当事人、律师等特殊关系人往来密切;不能直面诉讼群众倾听诉求,拒接当事人电话;开庭不准时、着装不统一、语言不文明等政治思想、审判作风等方面存在的潜在性、苗头性问题,及早“咬耳朵”、“扯袖子”,严格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及时进行函询谈话、提醒批评。

2.守好“第二种形态”主阵地。坚持挺纪在前、严纪在先,明确轻微违纪行为。例如,热衷于拉帮结派,搞利益共同体;违反规定干扰过问案件,为当事人请托说情、打探案情、通风报信;利用审判权索取他人财物等轻微违纪行为。对于此类行为使用党纪轻处分和辞职、免职、降职、罢免等组织处理措施。对于犯有“第二种形态”类型错误的干警,不能主动交代问题、不配合调查甚至有其他严重违纪乃至违法问题嫌疑的,根据实际情况,转化为第三甚至第四种形态调查处理,真正让戒尺高悬、警钟长鸣。

3.抓好“第三种形态”关键点。对筛查出的涉嫌较为严重违纪的问题线索,要组成调查组,列明调查方案和调查提纲,缩短审查周期,尽可能用较短时间查清违纪问题,并予以严肃处理。切实强化对法院领导干部的日常监督,按照“让审理者裁判,由裁判者负责”司法体制改革要求,建立健全审判执行岗位廉政风险防控措施,细化院庭长审判监督权和审判管理权的程序规则及权力边界。正确把握运用党的政策,做好“第三种形态”的转化工作。对于积极配合调查,主动交代并彻底改正的,可以从轻或减轻按“第二种形态”处理;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。

4.用好“第四种形态”杀手锏。在调查领导上,可以由纪检监察机关直接调查,列出具体详细的调查方案和调查提纲,重在掌握关键证据、迅速突破案件;也可以纪检监察机关牵头,综合协调党支部、廉政监察员,成立专案组开展联合调查,形成反腐合力。对重点案件要深挖细查,刨根问底,剖析根源,进行深度解剖,编写典型案例,拍摄警示教育片,更加注重案件查办的政治和社会效果,有效发挥警示教育作用。

(三)细化要求,坚持精准执纪

1.综合考量问责因素。围绕违纪时间、违纪性质、认错态度、一贯表现、处理效果等5个要素,科学合理考量每一个问责情形。区分被审查人违纪时间是否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、不收手,问题严重、群众反映强烈;区分违反政治纪律、组织纪律、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与其他违纪行为;主观方面区分是故意还是过失、是因公还是谋私;了解被审查人领导、身边同事对其评价以及在群众中的口碑、在社会上的认可度;区分被审查人是否认错服错,是否需要其继续发挥业务特长,是否因身患重病、家庭特殊需要体现人文关怀等。

2.转变纪律审查方法理念。纪律审查要注重政治考量,结合法院政治生态环境,对违纪事实更多地从政治上分析问题、权衡因素、预判效果;注重整体把握,具体分析行为人行为前的思想状况、行为时的心理状况及行为后的悔错状况,选准适用形态;注重执纪平衡,做到宽严有据、宽严有度,党纪处分与政纪处分、纪律处分与组织处理之间相互匹配、总体平衡;注重把住底线,形态间的转化要具备政策条件、符合党纪党规、把住边界尺度,对具有重大影响的案件,应慎重处理,发挥其标杆和导向作用。

管党治党只有进行时,没有完成时,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。作为全面从严治党的重大实践和理论创新,必须深化精准运用监督执纪“四种形态”,将其贯穿于监督检查、审查调查和案件审理工作全过程,方能取得良好的政治效果、纪法效果和社会效果。(区人民法院方锵)